白小杨

不要关注我,谢谢。

洞:大姐走后,明先生和明先生几乎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了,她们知道阿香有分寸,她早有察觉,也知道夜夜相依是他们彼此安慰的良药。毕竟,太痛苦了。一天清晨,阿诚忽然惊醒,身边空空的,窗子开了一条缝,点点晨光顺着窗帘照进来,还远没有到起床的时间啊。“大哥?”没有人应。明诚狐疑的坐起来,披起晨衣开门。明楼不在客厅,不在厨房,不在小祠堂。他去哪里了?皮鞋还在门口啊。他向上望望,上了楼。轻轻再轻轻的旋开那扇门。明楼依靠在大姐的床头,双脚伸在被子里。明诚走近,明家最大的孩子从深皱的眉头里睁开眼睛。“抱歉,我失态了。”以前只有最小的那个才会在苦恼时一头匝进姐姐的床,其实。。。老大也。。。老大也有很多痛苦啊,他难以承受,但是愿意为姐姐弟弟们扛着。所以,今天,小弟不在家,大姐也不在家的日子,他想他们,想要她们依然做自己最坚强的后盾。他来姐姐屋里,像家里最小的那个孩子一样寻求大姐的帮助。“大哥。”明诚从另一侧爬上床,双手搂住明楼的头,拖他躺下。“睡吧大哥,睡吧,我们就在这睡”。明诚第一次躺到姐姐的床上来,这里有他熟悉和不太熟悉的姐姐的味道。这个清晨,他依然是他的同志,他的战友,他的爱人 ,他的亲人,现在甚至还是他的姐姐。他不由自主的学起了大姐的口气大姐的动作。“睡,睡吧,啊”。大手在明家长子的背上轻轻拍。
有一段时间,他们就住在姐姐的卧室里。用姐姐带点粉色的床罩和雕花繁复的穿衣镜。
后来,工作还是太忙了,而且他们也不愿总是浆洗姐姐的被褥,姐姐的味道他们想要留得更久一点。最终又搬了回来。姐姐的房间终是空了下来,布上灰尘。但是,他们每天回家都向上望望那扇门,然后回忆一下大姐的音容和味道再开始做别的。发报,收信,算账或是擦枪。国家危亡,他们守着大家,也守着小家。
“抗战必胜!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