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小杨

不要关注我,谢谢。

最近看凌李比较多哦。有两个片段,第一个,凌院长带着大伤初愈的李然然去市场买鸽子炖汤,凌院长一只手一直护着他。第二个,然然躺在病床上,庄医生,院长,季白去探病。庄恕翻翻床尾的零食袋“一边用着高价药,喝着四个小时炖的汤,一边吃垃圾视频哦”“用最贵的药难道不是因为要吃最多的垃圾食品么?”,下一句是“凌院长不太想要脸”。我比较喜欢第二个。两个都是宠,两个凌远都有魅力。但是我觉得第一个凌远有点太老妈子了,虽然一切的宗旨就是要宠然然,但是,然然被最多形容的词是“白杨”啊,一个腰杆笔直茁壮成长的然然是不用过度保护的,他即使受伤,也是一头小狮子。他还是要面子的,不是给别人看的那种面子,而是自己的尊严,是对自己的信念。这种过度的保护,除非是李熏然自己要的,我觉得不比给。就好像另一篇里描写的一段。阿诚哥,季白,然然还有平平在一起打游戏,打了一阵,然然同志口干舌燥大喊“老凌老凌老凌”,凌远“唉唉”的答着,心灵感应一般拿来了一大扎酸梅汤和一摞杯子。季白笑他“你们这么快就老夫老妻的啦”“我就要个酸梅汤怎么就老夫老妻啦?!”前二十八年,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人际关系,他们有能力把自己打理的很好,自己能做的事去麻烦伴侣,就是在十足十的撒娇啦。很好,很好的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