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小杨

不要关注我,谢谢。

看见一个网友评论,我还是头一次遇见官方一直发糖,同人不停搞玻璃碴子的CP.很精准了。

洞:大姐走后,明先生和明先生几乎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了,她们知道阿香有分寸,她早有察觉,也知道夜夜相依是他们彼此安慰的良药。毕竟,太痛苦了。一天清晨,阿诚忽然惊醒,身边空空的,窗子开了一条缝,点点晨光顺着窗帘照进来,还远没有到起床的时间啊。“大哥?”没有人应。明诚狐疑的坐起来,披起晨衣开门。明楼不在客厅,不在厨房,不在小祠堂。他去哪里了?皮鞋还在门口啊。他向上望望,上了楼。轻轻再轻轻的旋开那扇门。明楼依靠在大姐的床头,双脚伸在被子里。明诚走近,明家最大的孩子从深皱的眉头里睁开眼睛。“抱歉,我失态了。”以前只有最小的那个才会在苦恼时一头匝进姐姐的床,其实。。。老大也。。。老大也有很多痛苦啊,他难以承受,但是愿意为姐姐弟弟们扛着。所以,今天,小弟不在家,大姐也不在家的日子,他想他们,想要她们依然做自己最坚强的后盾。他来姐姐屋里,像家里最小的那个孩子一样寻求大姐的帮助。“大哥。”明诚从另一侧爬上床,双手搂住明楼的头,拖他躺下。“睡吧大哥,睡吧,我们就在这睡”。明诚第一次躺到姐姐的床上来,这里有他熟悉和不太熟悉的姐姐的味道。这个清晨,他依然是他的同志,他的战友,他的爱人 ,他的亲人,现在甚至还是他的姐姐。他不由自主的学起了大姐的口气大姐的动作。“睡,睡吧,啊”。大手在明家长子的背上轻轻拍。
有一段时间,他们就住在姐姐的卧室里。用姐姐带点粉色的床罩和雕花繁复的穿衣镜。
后来,工作还是太忙了,而且他们也不愿总是浆洗姐姐的被褥,姐姐的味道他们想要留得更久一点。最终又搬了回来。姐姐的房间终是空了下来,布上灰尘。但是,他们每天回家都向上望望那扇门,然后回忆一下大姐的音容和味道再开始做别的。发报,收信,算账或是擦枪。国家危亡,他们守着大家,也守着小家。
“抗战必胜!”

洞:明楼口才卓群,可颠倒黑白。但是,吵不过明诚。“大哥!”明楼在心里感叹,“对对,你说的都对!”

明镜给明台洗头发,“你这辈子修的什么福分啊,这么多人疼你”。有弹幕说,因为你上辈子疼变了所有人啊。

最近看凌李比较多哦。有两个片段,第一个,凌院长带着大伤初愈的李然然去市场买鸽子炖汤,凌院长一只手一直护着他。第二个,然然躺在病床上,庄医生,院长,季白去探病。庄恕翻翻床尾的零食袋“一边用着高价药,喝着四个小时炖的汤,一边吃垃圾视频哦”“用最贵的药难道不是因为要吃最多的垃圾食品么?”,下一句是“凌院长不太想要脸”。我比较喜欢第二个。两个都是宠,两个凌远都有魅力。但是我觉得第一个凌远有点太老妈子了,虽然一切的宗旨就是要宠然然,但是,然然被最多形容的词是“白杨”啊,一个腰杆笔直茁壮成长的然然是不用过度保护的,他即使受伤,也是一头小狮子。他还是要面子的,不是给别人看的那种面子,而是自己的尊严,是对自己的信念。这种过度的保护,除非是李熏然自己要的,我觉得不比给。就好像另一篇里描写的一段。阿诚哥,季白,然然还有平平在一起打游戏,打了一阵,然然同志口干舌燥大喊“老凌老凌老凌”,凌远“唉唉”的答着,心灵感应一般拿来了一大扎酸梅汤和一摞杯子。季白笑他“你们这么快就老夫老妻的啦”“我就要个酸梅汤怎么就老夫老妻啦?!”前二十八年,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人际关系,他们有能力把自己打理的很好,自己能做的事去麻烦伴侣,就是在十足十的撒娇啦。很好,很好的咧。

遇到一个人哦
总是让我不痛快
不是他不善良
不是他不优秀
而是和这个人相处很累
因为他。。。
没有常识
不守时间
纠结一点点小事
都是小问题
太难以这些去否定他
就像以往教育我们的训言,“不要一竿子打死”
他在努力改变
但我不愿等
这也许是成人世界的现实吧
我放弃了,不想有更多接触。

我累了么多没有我还体力充沛。
是的我累了,因为总是遇到不顺心的人。
不,只是一个让我不顺心的人
一条鱼满锅腥。

这两天看了一个绘本。families.families.families。讲的是形形色色的动物家庭。语言简练但是有力。前两天正好和朋友讲聊到幸福的家庭都相似,不幸福的家庭却各有不幸。私以为不是的哦,就像绘本里的,狮子爸妈带着一对子女,豪猪则是重组家庭。河马家养了好多宠物鸟,老虎家(还是别的什么动物来着)只养了一盆仙人掌。树袋熊家有两个爸爸,鸟类家庭是全由伙伴组成。幸福的形式多种多样,都需要靠自己去争取。当然不能否认幸福的家庭有相同的基础,也许是“妈妈被宠爱,爸爸被尊重,孩子被接纳”吧。没有要反驳的意思。 老警官说,最大的愿望是“热饭热菜热笑脸”。医生下了手术和老婆吵架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吧,只关心病人,不关心我”“对,我的良心都就夜宵吃啦!”其实何止夜宵,医生在手术室已经站了超过二十四小时。老岳父看孙子很喜欢爸爸做的小饼干,想借此机会补偿自己的孩子,所以向女婿要配方。女婿心理笑笑“都是哄小孩的,哪来什么配方?”然后珍珍重重的材料和用量写给老父亲。男孩向伴侣抱怨,你看我的名字叫“启”,大概他老人家从一开始就觉得我不聪明吧。不,不,那个“启”确实是开启的意思,但不是你的,而是父亲的。“孩子,你开启了我的人生”。 家庭当然有各式各样的形式,苦难当然也不尽相同,你的痛苦更不一定是我的痛苦。但是这些都不会妨碍一个个体寻求爱,获得爱,享受被爱。 那个人在市场的顶头租了一个摊位,卖鱼。还有一个人常来帮他,呆个两三天,帮他称鱼,应付讨价还价的阿姨顺便要来烹饪鱼的方法。然后又消失不见,不知过了多久又回来。没人知道他们曾经经历过什么,闯过了多少难关乃至生离死别。 珍惜爱的机会。

路上看见有人照闺蜜照,大家都穿着婚纱。
然后开了个脑洞,给自己幸福了好久。
谁也不告诉,不想请家人以外的人参加我的婚礼,甚至没有欲望向大家介绍我的爱人。到了某一天,忽然发一条朋友圈,我们的爸爸妈妈和我们,六口人的全家福。配个图片,配点文字:看图说话,描述我的全家福。
然后啊,我的爱人会在下面评论好大一堆,真的像小作文一样描述我们的新家庭。
好吧,承认,我很丧。

人与人的关系真是坚韧又脆弱。